() 现在的洛成,算是有钱了。

哪怕是在魔都,在这2009年,五十八亿华币也算是一笔巨款,可以做很多事情,比如在魔都内环、中环圈地买房什么的。

可他的这些钱来得太突然,还没有被他转换成相对等的地位以及背景。

现在的他,就如同怀抱黄金的婴儿一般,太过于脆弱,真要是被人给盯上,自保都难,更别提去探询这种背景深厚者的身份。

这也是洛成选择与郑听南亲近的理由之一。

他啊,现在也是越来越讨厌自己了,连交朋友都要考虑得这么多,可现实就是如此,好在他并没有违背自己的本心,也没有放弃自己的原则。

无论是对张乐安,还是对郑听南,他都有几分真正的情谊在里边。

前者,是因为相识许久,对方或许带有目的的帮助,却也的确有着同样的真心,算是以心换心。

后者,现在还只是性格让他比较喜欢吧。

毕竟相识时间不长,相处时间也没多少,能够不讨厌,就已经是关系更进一步的基础。

我们的确是太弱了。

卡皇很喜欢听洛成说‘我们’,不过现在她的心情却不是很美妙。

清纯气质邻家美女双眸含情脉脉诱人特写图片

哪怕相隔了七年,她依然查不到太多郑听南与张乐安的消息,尤其是背景方面的,甚至她现在根本就查不到张乐安的人名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变故。

倒是郑听南,在她的时间线上,已经是副厅级领导职务。

啧!

还真是……背景深厚啊。

卡皇把这些说给了洛成听,这根大腿可得抱紧了,以后你在华国发展,很有帮助的。

嗯。

洛成应了一声,心里也开始计较起来。

有卡皇的存在,他的未来发展绝对不会差了,就像现在,只是几份资料,就能够让他拥有十位数的资产。

这还仅仅是一些普通的、能够在网上查到的普通资料,这要是再来一些机密,比如某一届领导换届、国外选举之类的,也可以提前进行投资。

这种类型的资本,可远比单纯的金钱交易更能够增加底蕴,也能得到更多的资本回馈。

洛成一阵心动,不过又暂时放弃了。

现在的他,根本没有参与这种博弈的资格,而且有卡皇在,只要小心一点,稳扎稳打也能够站到足够高的位置,用不着非要拿部身家去拼一个前程。

而且,这也很容易引火烧身。

就像古时那位被称为最成功的商人的吕大人,投资一位天子,最后位极人臣,最后却依然落得一个凄惨的下场。

洛成想要的,可是能够给后世带来福泽,而不是祸及子孙。

所以,未来的一切都需要好好规划,在没有确切的把握之前,坚决不能投资那种红线内容。

有了这样的决定,那么对待郑听南的态度,也需要有所改变了。

不过这些都不是最紧要的事情,真正紧要的,是水晶乘坐的飞机已经到了,洛成跟卡皇说了一声,便随着人流来到接机口。

还真别说,魔都的人流量是真的挺大的。

幸好没有什么知名艺人在这班飞机,否则啊,怕是现在他就要被热情的粉丝们给挤到边边角角去了。

不像现在,他一眼就看到了水晶。

不仅仅是因为这丫头漂亮可爱,更是因为其他人大部分都是喜汽洋洋的,享受回国回家过年的氛围,只有这丫头,板着一张脸,好像谁欠她几千万一样。

“妹妹,这里!”

见水晶四下张望,好几次目光从自己身上扫过,都像是没有发现一般,洛成有些怀疑这丫头的眼睛是不是近视了。

嗯?

听到声音,水晶眼前一亮,冰冷的小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行李箱都不要了,飞快的跑了过来,“欧巴!”

这一声‘欧巴’叫得那叫一个热情啊,像是见到了久违的亲人一般。

洛成放心了,看样子不是这丫头故意无视自己,也不是她眼睛近视了,而是独自一人来华国太紧张了。

杰西卡还说水晶接近自己,是为了监视他来着。

现在瞧瞧!

瞧瞧!

明明就是真心把他当成了哥哥嘛……洛成心里想着自己都不信的内容,笑着拍拍水晶的脑袋:“行李箱都忘了,傻丫头。”

“切,我当然知道呀,只是想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罢了。”

水晶俏脸微红,但还是倔强的反驳了一句,然后回转身去,将行李箱拉了过来,心里却是暗自嘀咕:

早知道就让香菜欧尼陪我一起了,这么多人,好可怕啊!

你别欺负水晶了,她有轻微的社交恐

惧症。

似乎知道洛成此时不合适回答,卡皇便直接解释道:只是轻微的,不是很严重。就是那种在普通情况下,很难与陌生人结识。人多的场合,如果没有亲人朋友在身边,会害怕,所以故意冷着脸来保护自己的情况。

原来如此,还真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洛成倒也不灰心,至少现在看来,水晶不说真把他当成哥哥,但至少也是能够好好相处的朋友。

否则,刚才不会在看到他时,就轻松下来。

更不会愿意独自一个人飞过来,让他陪着一起过春节。

把行李箱交给洛成后,水晶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笑嘻嘻的跟在洛成身后,但走了一小会儿,又小心翼翼的拉起洛成的衣袖。

洛成感觉到了这一点,但并没有回头。

水晶松了口气,更活泼了几分:“你可别误会啊。我这是在学帕尼前辈。她家也在美国,因为没那么多时间回去,所以很多次过春节,都是跟泰妍前辈一起回州老家过年的。”

“嗯嗯,我知道,不用解释的。”洛成理解道。

水晶撇撇嘴,随后又好奇的打量起这座陌生而又充满了生机与活力的城市,眼中满是惊讶与喜欢。

洛成招了一辆出租车,把行李箱放进后备箱里,笑道:“明天我带你逛逛,不过只有一天的时间。后天就回我家过年,当然,如果你想留下来……”

“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