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焰刀,这可是魔佛波旬向往已久的功法。

而这门功法,也是密宗宗主的象征。

如果魔佛波旬能够练成火焰刀,那他的实力,必将会大增。

所以,对于火焰刀,魔佛波旬是志在必得。

一旁的薛定海,紧张的说道“魔佛大人,小心点,唐龙身边的面具男很厉害,只是一招,就瞬间击穿了刘长老的膝盖。”

“哦?”

魔佛波旬微微皱眉,抱拳说道“在下波旬,不知道这位先生怎么称呼?”

“哼,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知道我的名字,你师傅夜摩天还差不多!”唐天自顾倒着酒,冷冷的哼道。

嘭。

而唐龙,则是端起酒杯,跟唐天碰了一下,笑道“干杯。”

“嗯,这茅台酒可真不错。”唐天暗暗咋舌道。

见唐天如此无视魔佛波旬,一旁的贡布暴怒道“大胆,竟敢如此无视我师尊,你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粉红色少女情怀

“嗯?”

突然,唐天脸色一寒,猛得抬头看了一眼贡布。

而贡布,只是跟唐天对视了一眼,就差点跪在地上。

好可怕的眼神呀。

这么多年来,贡布还从来没有怕过谁。

就算是面对波旬,贡布也可以做到淡定从容。

可在面对唐天的时候,贡布觉得后背凉,双腿都在不自主的打颤。

贡布知道,眼前此人的实力,怕是还在魔佛波旬之上。

同样,魔佛波旬也看出了唐天的不凡。

在华夏,可是有着不少隐世的古武世家、武道世家。

而这些世家,每隔上几年,都会派族中最优秀的弟子前来红尘中历练。

所以,魔佛波旬才不敢轻举妄动。

咔擦。

唐天吃了颗花生米,不冷不淡道“你叫贡布?”

“是……是是。”贡布硬着头皮说道。

唐天淡漠道“听说你擅长用毒。”

“是。”贡布咽了口唾沫,下意识的点头说道。

唐天古怪一笑道“很好,给我调杯酒吧。”

“你……你什么意思?”贡布一脸惊颤的说道。

唐天一脸忧伤的说道“好久没有喝过她调制的毒酒了,甚是想念呀。”

噗。

坐在唐天身边的唐龙,张口就吐向了魔佛波旬。

还好,魔佛波旬反应够快,这才没有被酒水溅到。

“毒……毒酒?”贡布一脸懵逼的说道。

唐天挑眉道“怎么?不给面子吗?”

不等贡布说话,魔佛波旬悄悄朝他使了个眼色。

那眼神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让贡布调制出世界上最毒的酒。

以贡布在毒药上的造诣,就算是魔佛波旬也得甘拜下风。

所以,只要贡布出手,眼前这个面具男必死无疑。

哪怕是神境高手,也不敢如此的托大。

其实到了神境,就可以利用内劲,逼出体内的毒素。

只是会耗费点时间罢了。

魔佛波旬不相信,眼前这个面具男会是神境高手。

很快,贡布就调制出了一壶墨绿色的白酒。

嘶嘶。

而在贡布摇动酒壶的时候,壶口还不时的喷射出绿色气体。

那绿色气体,闻起来是无比的刺鼻。

别说是喝了,哪怕是闻上一下,也得昏死过去。

“老爹,差不多就行了,这可是毒酒呀。”唐龙拽着唐天的胳膊,压低声音说道。

唐天打了个哈且,撇嘴说道“其实有时候喝杯毒酒提提神,也是蛮不错的。”

咕隆隆。

很快,唐天就给他倒了一杯毒酒。

“哼,真是不知死活,实话告诉你吧,我这杯酒中,混杂了至少一百种剧毒,别说是你,就算是王辅臣,也得当场死翘翘!”贡布挽着胳膊,一脸猖狂的哼道。

“可不是嘛,谁不知道,贡布大师是华夏最有名的毒师!”一旁的薛定海,也是谄媚的说道。

咕咚。

唐天看都没看,直接仰头喝了下去。

而唐龙,则是眼睛一眨不眨的凝视着唐天,生怕他有个好歹。

可是,唐天一点事都没有,嘴唇并没有变成青黑色。

很显然,唐天并没有中毒。

嘶。

见此,唐龙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怎么可能?

“嗯,还行,就是咸了点。”唐天撇了撇嘴,这才拿起酒壶一饮而尽。

慢慢一壶毒酒,就被唐天给喝光了。

可让人震惊的是,唐天一点事都没有,反倒是越来越精神了。

直到此时,唐龙才知道唐天的恐怖。

也难怪,唐天能够一统九门。

说实话,唐龙有点好奇,这老爹身上,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一壶的毒酒喝下去,不仅一点事都没有,反倒是更加的精神了。

用毒酒提神?!

也多亏唐天能够想出来。

试想一下,连老爹都这么牛逼,那老妈呢?!

岂不是更牛逼?!

说实话,唐龙还从来没有见过姬武曌出过手。

可唐龙知道,他老妈绝对不简单,要不然,也不会把唐天给治得服服帖帖的。

“这……这怎么可能?!”

见唐天一点事都没有,贡布忍不住揉了揉眼睛说道“你……你到底是谁?!这世上,敢喝我贡布毒酒的人,绝对不过五个!”

同样,魔佛波旬也吓傻了。

别说是喝一壶,就算是喝一杯,魔佛波旬也得倒下。

虽然不致死,但实力肯定会下跌。

据魔佛波旬所知,少林的易筋经就可以化解世间一切剧毒。

比如说血菩提,他练得就是少林易筋经跟洗髓经,内劲浑厚无比,绝对一般人能比。

可血菩提,已经是快两百岁的人了。

咕隆隆。

就在这时,唐天拧开一瓶茅台,直接倒进了之前的酒壶里。

随后,唐天从怀里掏出一个纸包,把药粉撒了进去。

在摇了摇酒壶后,唐天一脸戏谑的说道“礼尚往来,这壶酒,我敬你们!”

吧嗒。

一滴冷汗流下,魔佛波旬只觉后背凉,牙齿开始不自主的打颤。

“前……前辈,别……别呀,我……我错了,我……我不该挑衅你!”而此时的薛定海,早都吓傻了,一个劲的磕头道歉道。

嘭!

突然,唐天挥手一拍,就见薛定海被打进了对面的墙壁中,整个人,如死狗般垂下了脑袋。

“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喝我调制的酒!”唐天摇着酒壶,一脸杀气的说道。

咕隆。

咕隆。

咕隆。

说完之后,唐天就依次倒了三杯酒,随后才把酒壶放到了酒桌上。

“想死想活,就在你们一念之间!”唐天挽着胳膊,一脸冷漠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