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轰轰!”下一刻,随着血魔左卫血雾之中的血色斗气光柱出现,那隔绝着决斗场和荒漠山脉最顶层的结界,轰然破碎开!

而保护着这决斗场的结界破碎,那血魔左卫浑身的血雾之中,顿时发出一阵阴森至极的笑容,让人听了颇为不悦!

“哈哈哈!”

“狂木仙师,你这结界可困不住本卫,今日,没有了这结界的阻拦,我看你如何灭我?”血魔左卫血雾之中,一声不屑瞬间传出!

随即那血魔左卫血雾之中,陡然爬出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这赫然是血魔左卫!

只不过这血魔左卫的气息,比起来刚刚无疑强大了太多!

“滚开!”狂木仙师闻言,看都不看这血魔左卫一眼,直接瞳孔死死锁定决斗场上方!

此时决斗场上方,一股颇为滑稽的场景出现了!

只见萧炎手中,左右分别正抱着珊瑶和珊灵,至于那蛇刑,由于萧炎提醒的及时,也没有被波及道!

“小子!”一声惊天喝声,猛然的从萧炎面前那凹陷下去的决斗场之中响起!

“麻蛋!”萧炎见状,头皮发麻,忍不住暗暗骂道!

短发妹子身穿和服短裤手拿鲤鱼旗嬉戏写真图片

随着狂木仙师的声音落下,一股冲天气息猛然爆发出来!

下一刻,狂木仙师赫然来到了萧炎面前!

“前辈!”萧炎强忍着那斗仙强者的威压,咬着牙道。

“放开她们!”狂木仙师眉宇间一股极为恐怖的戾气出现,对着萧炎一喝,显然对于萧炎怀中所抱二个女子颇有怨言。

萧炎闻言,不在迟疑,直接双手微微放下珊瑶珊灵二女,不过刚刚危机时刻,虽然萧炎抱住二女,但是手掌手指的摆放刚刚好,没有触摸到二女任何部位!

“你……”随着珊瑶珊灵的回眸,那狂木仙师有些痴迷的道。

“我不认识你。”珊灵见状,深呼吸一口气,随即平心静气的道。

“唉……”

“你没事就好。”狂木仙师有些无奈的道。

“哈哈哈!”

“狂木仙师,想不到你也有今日!”一声戏谑的声音自那血魔左卫的口中传出!

“哼!”岩见状,浑身圣炎之力瞬间暴涨,对着那血魔左卫浑身的血雾压制而去!

“你不要太过分!”血魔左卫冷哼一声,对着这岩的恐怖圣炎之力道,哪怕是他血魔族第二强者,也颇为惧怕!

“这里我顶住,主人你还是先去和小主人解释清楚吧。”岩自然是知道狂木仙师和自己女儿珊灵之中存在着一些误会,当即开口道。

“好!”

“给我五分钟!”狂木仙师见状,心领神会的道。

“你想干什么!”珊灵闻言,微微开口。

“珊灵,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但是我身为这荒漠山脉之主,我也是被逼不得已啊。”狂木仙师微微走上前,浑身气息都缩小,哪里还有一点这荒漠山脉之主斗仙强者的威能。

“但是你为什么要抛弃她独自逃走?”珊灵眼睛有点通红的道。

虽然那封信确实被改过,但是珊灵还是觉得这狂木仙师当初肯定有些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抛弃她?”珊灵的话音刚落,狂木仙师的面色就变得极为难看死了!

“我根本没有抛弃过她。”一声威严的声音从狂木仙师口中传来。

“不可能!”

“府邸庄园之中那封信已经说过了。”珊灵倔强的忍住快要落下的眼睛,美眸盯着狂木仙师道。

“府邸庄园之中的那封信确实说有,但内容可能被那仙阶四品雏形丹药改过了。”

“府邸庄园之中的那封信,记录的只是灵魂液和我遇到的困难,其他根本就没有提及!”狂木仙师有些好笑的道。

“但是……”珊灵闻言,刚刚想在度开口说道,却是想不出要说什么。

若是府邸庄园之中那封信真的被改过,那么无疑自己的这般作为也实在是不好意思。

此时珊灵心中五谷杂粮。

一旁的珊瑶,则是目光微微盯着狂木仙师,因为她能感觉得到,这狂木仙师身上居然有一股和她们天目鱼一族如出一辙的气息!

血魔左卫则是不断的被岩浑身的圣炎之力压制,隐隐约约的有了一些吃力。

“该死的,待我恢复一些力量,你们这里的人都得死!”血魔左卫心中冷哼一声,随即在度逃跑起来!

“你便是珊瑶吗?”狂木仙师有些愧疚的对着珊瑶道。

“木叔……”珊瑶极为乖巧,对着狂木仙师道。

“唉,当初都怪我,都是因为我才让你们二人家族覆灭,妻离子散。”狂木仙师无奈的道,说完那眼中突然有了许多空洞。

“我想知道真相。”过了几秒钟,一直沉默寡言的珊灵突然开口。

“也罢,有些事情你们迟早会知道的……趁着现在这灵魂力量还在,我就告诉你们吧。”狂木仙师眼中看着二女,满是溺爱。

“这狂木仙师当年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啊……”萧炎闻言,当即也颇为感兴趣的将目光对狂木仙师投去。

“外人只知道我是狂木仙师,却不知道我本名珊木。”

“数千年前,荒漠山脉还是这玄三天最为强大的几个地方之一,那时的我,年纪轻轻就已经达到了七星斗帝,帝阶三品炼药师,在这荒漠山脉之中也难寻敌手,当时的我,心高气傲,一心想着修炼,决定出去行走,却不想上了别人的当。”

“当初死死困在帝阶三品炼药师,迟迟突破不了仙阶,急于求成,导致我走了极端。”

“所以我接触到了鬼界之中的某位神秘强者。”

“就当我要放错误的时候,我遇到了岩。”

“岩本来是一朵圣炎,当时的他被血魔族大举进攻,快要奄奄一息的时候,我将他吞噬了,吞噬的过程充满了艰辛,但是索性还是成功了。”

“吞噬圣炎以后,我实力和炼药技术暴涨,回到荒漠山脉就继承了荒漠山脉之主的位置,也是那个时候,遇到了你的母亲。”

“你的母亲有一头极为秀丽的长发,天生爱笑心地善良的她经常会拯救一些弱小的魔兽或者人类……”

“由于你母亲这般要好的性格,灾难也随之而来。”

“我清楚的记得,那是一个清爽的早晨,你母亲那时候已经怀胎九月,却是因为一次散步,带回了让我们整个荒漠山脉覆灭的东西。”

“血魔气。”

“血魔一族以一个无辜弱小的孩子为引,强行将诸多血魔族强者封印其内,逃过了我的视线,从而在你出生的那一天……爆发出来!”

“你出生的那一天,血流成河,你母亲因为刚刚分娩,在加上心中的自责,最终还是没有逃过那场灾难,而我,身为荒漠山脉的王,哪怕是有再多的不舍的,也必须斩杀这些域外邪族……”狂木仙师缓缓的道。

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