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把夏冰瑶跟糖糖送回公司后,唐龙就接到了苏青璃的电话。

电话的内容很简单,雷虎回来了,正在郊区的殡仪馆开追悼会。

因为雷虎的回来,凡是在道上混的人,大都出席了雷豹的追悼会。

就连小青帮的帮主武风,也亲自带人前去赴会。

这么大规模的集会,让东海市民有点惶恐。

所以苏青璃受到命令,要把这些集会的人部铐起来再教育。

可这雷虎的武功奇高,一般人根本制不住,所以苏青璃才想到了唐龙。

当然,这也是宋瑾瑜的意思。

大规模的集会,从照片上看,这些人可都是带了家伙的,鬼知道会不会血拼。

凡是在道上混的人,谁没几个仇人。

或许有些人就是为了防身,可他的仇人未必会这么想,搞不好会血流成河的。

当然,那些人大都是以保镖公司的名义出席的。

长发飘逸清纯美貌靓丽美少女唯美写真

滴滴滴。

苏青璃按了几下喇叭,催促道“唐龙,你能不能快点?”

唐龙一脸苦逼道“能不去吗?”

“可以,不过必须总教官的点头才行。”说着,苏青璃把手机递给了唐龙。

唐龙举手投降道“当我没说。”

以马魁山的性子,肯定会在雷虎面前说唐龙的坏话。

万一雷虎动了真格,说不定真会引血案。

所以唐龙就戴了一张青铜面具,只露出了双眼,就连行头也换上了作战服。

打扮成这样,估计连夏冰瑶都认不出来了。

为了保险起见,唐龙还是激活了仅剩的一张好运符。

有了这张好运符,唐龙肯定会运气爆棚的。

在苏青璃军用吉普的带领下,东海市特警齐齐出动,而带队的正是叶温柔。

到了殡仪馆门口,苏青璃命令特警们下车,那些特警手里拿着防爆盾,齐刷刷的站成了一排。

“阿sir,我们只是来参加追悼会的,你们犯不着这么大动作吧?”一个穿着黑色西装,胸口戴着白花的青年双手插腰,一脸嚣张的看着叶温柔。

啪。

一个巴掌扇去,那小混混直接被抽飞了出去,右脸都被打肿了。

“还阿sir,你港片看多了吧?”

这时,唐龙走了上前,他一脸冰冷的扫视了一圈,吓得那些小混混齐齐向后退去。

“你……你敢打我?你知道我老大是谁吗?”那小混混擦着嘴角的血丝,一脸猖狂的叫嚣道。

啪。

突然,唐龙伸手抓住了那小混混的脖子,随手把他丢了后去。

“带走!”唐龙向后摆手道。

不等那小混混叫出声,就被两个特警铐着押上了车。

“警官,你们凭什么抓我大哥?我们只是来参加追悼会的?”有小弟不服气的说道。

唐龙皮笑肉不笑道“开追悼会是吧?开追悼会犯得着带管制刀具吗?”

啪啪啪。

唐龙在那小混混的脑袋上拍了拍,训斥道“有没有学过法律?知道什么叫管制刀具吗?根据我华夏治安管理处罚法,非法携带枪支、弹药或者弩、匕等国家规定的管制器具的,处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警告或者二百元以下罚款。”

“来呀,有种抓我呀?”说着那小混混嚣张的伸出了胳膊,原以为身后的小弟也会跟着起哄。

可让那小混混震惊的是,所有人齐齐后退,很自觉的把砍刀匕丢到了地上。

唐龙指了指那小混混的身后,戏谑道“你先看看你身后再说?”

等那小混混扭头看时,吓得膝盖一软,差点跪在地上,尼玛,敢不敢再坑点?说好的有难同当呢?难道你们都忘了斩鸡头、喝鸡血吗?

“厉害了我的哥,我错了。”那小混混哭丧着脸道。

啪。

唐龙抓着那小混混的脑袋一推,冷道“带走!”

看着被带走的小混混,所有人都退到了一边。

其实这些只是小角色,大都是有人花钱雇来充场面的。

“都给我滚!”

“立刻!”

“马上!”

唐龙扫了一圈,王八之气肆意,很快,那些小混混就一哄而散,跑得没影了。

除了殡仪馆的正规保镖外,其他人都走了。

这时,雷力戴着墨镜走了出来,一脸嚣张道“你们哪个单位的?信不信我给你们局长打电话?”

“铐起来!”

唐龙一挥手,就见两个特警冲了上前,直接把雷力按到了地上,任凭雷力如何挣扎都没用。

而叶温柔跟苏青璃则不紧不慢的跟在唐龙身后,这让唐龙倍有面子。

看着唐龙的背影,叶温柔总觉得这个人在哪见过,不免仰慕起来。

“堂……堂哥,救……救我!”雷力扯着嗓子喊道。

不多时,雷虎披着貂皮大衣,穿着战靴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一帮保镖,跟他并排走在一起的正是武风。

武风扫了一眼唐龙身后的特警,脸色不免变了一下。

在东海混了这么多年,这还是武风第一次被特警堵门,顿觉很没有面子。

现在的小青帮早都洗白了,并且成立了青邦集团,专门做运输、安保等生意。

武风倒是不怕调查,不过他最怕的是丢面。

雷虎一脸铁青,冷道“放了他!”

唐龙哼笑道“凭什么?”

“就凭我雷虎这张脸?”雷虎拇指指着自己,朝着唐龙咆哮道。

跟在雷虎身后的保镖,也都一涌而上,大有开战的架势。

就连叶温柔也忍不住替唐龙擦了把冷汗,这差事果然不好干。

雷虎可是手眼通天的人物,而且他做事缜密,几乎抓不到什么把柄。

所以如果想抓雷虎的话,就必须拿出实际的证据。

唐龙眼睛一眯,冷道“十分抱歉,你的脸很不值钱!”

刷。

唐龙话音一落,跟在雷虎身后的保镖齐齐擦了一下冷汗,他们跟了雷虎多年,可是知道雷虎的心狠手辣。

以雷虎的性子,唐龙绝对活不过今晚。

“呵呵,好久没人敢这么对我说话了。”

雷虎脸色突然一缓,眯眼冷道“敢不敢告诉我你的名字?”

“当然敢!”

唐龙哼笑道“我叫汤玉山,有种就来找我报仇!”

雷虎默念了一声,狞笑道“难怪这么嚣张,原来是贪狼汤玉山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