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这是……”

大族老瞪大双眼,愣愣的看着置身于生命之泉内的凌剑辰。

那置身于生命之泉当中的凌剑辰,周身有着一道道本源神链环绕,绽放出璀璨的光芒,如神似圣一般。

他身上散发出的气息波动,丝毫不低于大族老。

但真正让大族老停住了必杀一击的,却是凌剑辰那张脸。

大族老爪子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三打量着凌剑辰的五官,最终倒吸一口凉气:“怎会如此相似?难、难道先祖的预言是真的?”

石族先祖,正是那位曾经与仙帝齐名的石帝。

石帝在每一个石族的心中,那可是不可撼动的存在。

据传……

石族的诞生便是因为石帝。

这可以说是石族共同的先祖。

石帝在仙古时代便是彻底陨落,在他临死之前,曾传给了生活在万界之中,每一个石族分支的最强者一道灵魂印记。

小脸清秀短发女生文艺范房间明媚写真

那是一段预言,或者说,那是一副预言的画。

大族老的父亲乃是天灵界石族分支的曾经的最强者之一,在他沉睡之前,自知其苏醒过来需要无比漫长的岁月,故将此预言传给了大族老。

那幅画,大族老曾目睹过。

那画上只有一人,手持一柄神秘的战兵,凌空而立于万千星辰之上。

昂首凝天,战意冲霄。

一人,挡住了无数灭世之魔。

预言之中……

画中这人乃是石族的恩人,一旦与其长相一样的人出现,石族强者必须无条件臣服于他!

这是来自于石帝的预言。

大族老在看到凌剑辰的第一时间,脑海中便是浮现了那预言之中的画面。那个傲立于万千星辰之中的身影,伟岸,无敌,天地万界唯我独尊的身影。

“大族老,愣着做什么?还不将那人类给擒下?”二族老皱眉喝道。

大族老面露犹豫之色。

这预言除了沉睡中的石族巨头外,只有他这大族老才是知晓,加上眼下也无法确定凌剑辰的身份是否便是预言中人。

面对着二族老的追问,他犹豫再三,一咬牙:“这是石帝先祖留下来的预言,不管如何,我绝对不能冒险。我石族最重承诺,若他当真是预言中人,我若伤他,日后父亲他们苏醒,我如何交代?”

一念及此。

大族老深深看了眼凌剑辰,抽身回到了二族老等人的身边。

众人一愣。

皆是不明白大族老为何得手在即,突然又回来了?

大族老目光扫过众人,一挥手间,地面轰轰而响。一座石屋将众人笼罩其中,以大族老神境六重天的修为凝聚结界,让外人无法探知他们谈话的内容。

三族老脾气火爆,直接发问:“大族老,这是做什么?”

大族老深吸口气,沉声道:“有一件事情我必须告诉们,在我父亲沉睡之前,曾告诉我一个预言。们看吧……”

他那一双龙眸之中,两道光芒掠出。

预言画面出现在众人面前。

那是一片无垠的星空,无数的灭世之魔影漫天飞舞,形成了浩浩荡荡的大军。但在那群魔之前,星辰之巅,一道身影却是凌空而立,手持战兵,一人喝止千万灭世狂魔。

“这、这身影为何有点像那人类?”

“大族老,说这是老祖传下来的预言?的意思……”

众人面面相觑,一脸骇然。

二族老皱眉道:“预言的内容是什么?”

大族老深吸口气:“这是石帝先祖传下来的预言,但凡是石族之人,只要遇到了与这画面中人相似的存在,当视之如先祖,永不背叛!”

嘶!

众族老倒吸凉气。

永不背叛?

这意思是要举族臣服?

他们石族沉睡多年,陡然苏醒,即将君临大地,竟然要臣服一个人类?

“不可能!”二族老怒道。

三族老也是一脸阴沉:“我石族何等高贵,岂能臣服一个不过神境一重天的人类?绝对不可能,大族老,这预言……”

“住口!”

大族老冷冷道,“这是石帝先祖的预言,们难道想要违背吗?”

“这……”

三族老面色一变。

二族老目光接连闪烁着,突然阴冷一笑,道:“大族老,纵然预言不假,那人类也是预言之人。但先祖并没有让我们马上要臣服于他吧?”

“这倒也是……”

大族老一愣,皱眉道,“的意思是?”

二族老淡淡道:“既然有先祖预言在,我们自然不能贸然对他动手。但若要我们马上臣服他,我绝不同意。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先示好于他,再暗中观察。若日后证实他的确是预言之人,而且有那个能力和资格让我石族臣服,我们再兑现预言。倘若不行,嘿嘿……”

他眼中寒光一闪而过。

三族老与二族老同气连枝,也是点头表示赞同:“我同意老二的办法!”

四族老淡淡道:“二族老的办法虽然不错,但也不可能无限制的等待下去吧?”

二族老摆摆手,一脸自信的说道:“既然能成先祖预言之人,那必然是惊才绝艳之辈。我们就给他一年时间,若一年之内,他能表现出足够强大的实力,我们便臣服于他,否则的话……”他眼中掠过一抹阴毒,“单单是他杀我族人,夺我圣池之水,便要灭他九族来偿还!”

“我同意!”

“我也同意……”

见众族老皆是赞同,大族老轻叹一口气,沉声道:“那便照老二的办法吧!”

轰隆隆!

石屋重新融入地下,几大族老凝视着生命之泉中的凌剑辰。

足足等待了半个时辰。

只见生命之泉最后一滴生命之水都是被吸收的干干净净,与此同时,凌剑辰和他身侧的断天刀突然绽放出一股无比耀眼的光芒。

唰!

一人一刀冲天而起。

在他们的头顶之上,一团血色的劫云轰轰运转,无数的紫色雷霆轰然落下。

一人一刀,毫无畏惧,迎向那紫色雷霆。

哧哧!

轰隆隆!

雷霆轰鸣,日月当空。

一阵阵恐怖的能量朝着四面八方浩荡开去,断天刀表面的漆黑直接被炸裂开来,露出了一层银色的刀身。

与此同时。

天地间无数的紫色雷霆轰轰运转,钻入了断天刀的刀身之中。

最终凝聚成一条紫龙,盘旋在刀身之上。

光芒万丈,龙威盖压九天!

漫天紫雷,风云呼啸,日月无光,凌剑辰单手握着断天刀傲立虚空之巅。这一幕,让得石族众族老目露惊容,脑海中浮现了那预言之中的画面……

这一刻已经是有不少族老,认可了凌剑辰预言之人的身份。

当然……

如二族老、三族老等人却是目光愈发的冰冷和阴郁,二人对视一眼,皆是看到对方眼眸深处那一抹冰冷的杀机。

只不过。

他们很快将这杀意掩盖了过去。

与此同时。

凌剑辰已是从高空落下,凝视着一众石族族老,看着那被二族老踩在脚下的七族老石敢当,挑了挑眉:“拿开的脚,或者,我斩下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