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加快修炼,但这就要张冥出去浪上一大圈了、

“唉,也差不多要去京都学院参加考核了,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差不多应该做一些提前的准备!”

张冥喃喃地念叨起来,同时,眼神之中的兴奋之色更加强烈了。

在这个地方,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同级的人跟他比较的,至于京都学院,他相信,一定会有不少的对手。

再一次看着自己面前的属性列表,张冥咧嘴笑了起来。

宿主:张冥

等级:后天九层

天赋:1、精神天赋:心眼,2、恢复:站在大地上,恢复速度增加100(打通地脉)

力量:450点

敏捷:450点

体质:450点

神念:151151点

女人如花之君君

密法:《六腑煅体法》(入门)+(可以偷其他生物的体质加点,比例10:1,也可以使用偷天点加点)

偷天点:8610

装备武器:唐刀(四级)青月剑(五级)

金钱:101035246

气运:16823

看着系统属性列表上多了一个《六腑煅体法》,张冥也明白了,原来六本心法,一个完整的煅腑心法,而不是分开的。

同样,下面也有注解:那就是不断的增加体质,体质会以10:1的能力增加六腑煅体法的整体入门。

不过,如果单独对付某一腑,那麻烦还真是大,所要的偷天点太多,而且必须要入门才可以。

又可能偷取怪物的属性点了,而且随着他的内腑不断的加强,相信,他的身体也会不断的加强。

至于力量,敏捷,也一定会有所加强的、

夜,依然很寂静,整个凤阳基地的许多高三学生,有的高兴,有的失落,毕竟体测越好,考取武校的机率也是越大。

同样,今天晚上,也是许多学生不眠之夜,毕竟过了一关,表示他们可以继续进行深造,甚至可以去考大学,即使是武者大学考不上,但也可以考一些普通的大学。

何家。

“爸,我想要那张冥死,都是他害的,把我害成这样的!”何瑞望着对面的中年人,一脸愤怒的吼了起来。

“你找他算帐,你看看,我们只是小资之家,能雇佣几个后天武者已经相当不错的了,你真当我们家是实力强大吗?”何中华有些不满的瞪了何瑞一眼。

然后又无奈的说道:“你也不看看,现在张冥是什么身份,是后天圆满的武者,除了动用现代武器,否则,我们家怎么可能杀得了他。”

“如果难知道,你不知道我们家会受到什么样的遭遇吗?你想害死我们家吗?再说,上一次,因为你,一个后天六层,一个后天五层的武者直接死于非命,你正当我们家是开善堂的吗?”

“不行,不打死张冥,我根本无心修炼,他已经成了我的心魔,你们就这样愿意你们的儿子废了吗?”何瑞再一次大声地吼了起来。

“唉,我们也无能为力,再说,你跟张冥又有多大的矛盾,非要搞到你死我活的地步,我不想看到我们家被灭杀,如果你再想……”

……

“雷将军,大事不好了,我们检测到,在我们海安小镇和凤阳基地中间,出现了大量的能量波动!”一个勤务兵紧张的跑到了雷战的家里,敲响了他家的门。

雷战披着一件军服,坐在前面的沙发上,正处理着一些方件,便听到了勤务兵的汇报,他整个人脸色也是一僵。

“雷司令,我们担心那里出现了异世界的裂缝,担心异世界入侵我们凤阳基地。现在我们已经派人去看了,很快,便有回报。”

“该死的,怎么又出现这些裂缝,难道又是又异世界的裂缝想要入侵我们凤阳基地!”雷战直接骂了一句,然后直接对着手下大声地说道,“我们先去司令部,然后组织军队。”

很快,一辆辆军车直接向着北方海安小镇和凤阳基地的中间地带急驰而去,同时,凤阳基地内的许多高级武者都已经受到了雷战发出来的紧急动员令。

异世界入侵,那可是一个很可怕的事情,比之兽潮还要可怕得多了。

蓝星上,大量的变异兽占领着绝大部分地区,但相对来说,还算是安宁,毕竟变异兽进攻,还可以抵挡,可是,一旦异界入侵,那是一件相当可怕的事情。

此时,雷战带着一众先天武者出现在一条小村的前面,眼神之中充满了愤怒,还没有到达,他们已经闻到了大量的血腥之气。

不时传来一两声人类的惨叫声,好像给整个空旷的世界增加了一点儿生机一般。

黑暗之中,大量的生物在不断的从小村中间涌现出来,就在雷战他们刚刚出现之时,便开始向他们冲杀过来。

一个个生物,在车辆的灯光下,被看得一清二楚。

“该死,是虫族!”雷战一看到冲到他们前面的生物,脸色更是大惊不已,脸色更是阴沉得可怕。

“命令后面面拉起区警报,开始召集所有后天境以上的武者到这里来,阻敌。”一边吩咐,雷战直接冲了过去,手里的战刀更是如飞一般的砍杀过去。

“呜——”

就在张冥刚刚结束六腑的修炼之时,便听到了整个凤阳基地传来了刺耳的警报声,那长长的警报直接打破了黑暗的寂静,给整个凤阳基地蒙上了一层阴影。

所有人都知道,一旦听到这样的警报声,那必定是出现了整个凤阳基地大危机的时候,所有的武者必须加入猎杀当中。

而且这种征召是无条件服从的,从张冥第一天开始修炼开始,便受到了这样的教育。

十几年来,这一次也是张冥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警报声,张冥二话不说,直接从空间之中取出了唐刀,一套由先天变异兽皮做成的皮甲套到了身上,飞跃下去,向着中间广场集合。

当张冥到达之时,大量的武者已经开始登车,不断的被送往北方,整个广场上人依然很多,但大量的军车被辆用出来。

“登记!”

张冥直接跑到了一个登记处登记,报上了他的姓名和身份,然后向着最近的一车军车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