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墨想要算计叶谦,却没想到到头来却是挖了个坑把自己给埋了。天籁『小说.『23txt.

石墨是口口声声说叶谦越狱了,还拍着胸脯保证叶谦和金玉满堂的案件逃不了干系。但当叶谦再次稳稳当当的出现在城北警局的小黑屋内的时候,石墨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感觉自己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红,根本无法解释眼前的一切。

吴大书是气急败坏,再不相信石墨的说辞了,当着石墨的面就将叶谦给放了。而石墨虽然心中不甘,但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谁让人家吴大书是正的,自己是个副的呢?这在官场上正所谓官大一级压死人啊!

在这城北警局折腾了一夜,一场带着喜感的闹剧终于是落幕了。

不过作为这风暴的中心,石墨是被吴大书下达了禁足令,让他好好的回家反省去。而比起石墨来,那个王星和小张的结局就凄惨多了,因为在警局裸奔的缘故,石墨的铁杆心腹王星和小张直接被吴大书给从城北警局踢了出去。这样的结果对于石墨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城北警局的门口,柳明媚贴着叶谦,两人并肩走了出来,柳明媚时不时的用眼角瞥向叶谦,十分暧昧。

此刻的叶谦就是脸色苍白一点,其余的到看不出遭受了什么非人的虐待。当然了,叶谦这脸色苍白也不是蹲小黑屋造成的,而是和龙二以及龙三交时候留下的伤势造成的。

感激的看一眼柳明媚,叶谦轻声道:“明媚,真是谢谢你,没想到还拖累了你为了我这点小事跑了一趟!”

柳明媚娇嗔的瞪了叶谦一眼:“叶谦,我们之间用得着这么见外吗?”

“就是,就是!”这个时候柳明传这家伙也凑了上来,朝着叶谦道:“我说姐夫,咱们都是一家人,这么客气做什么?”

柳明传这家伙到是嘴上没有一个把门的,当着柳明媚的面叫叶谦姐夫,柳明媚俏脸一阵娇羞,不过却没出言否认,而是转头狠狠的瞪了自己的弟弟一眼。

叶谦到也是老脸一红,不过随即朗笑了两声:“老柳,这姐夫可不能乱叫,你老姐还在这里呢,小心她打你屁股!”

日系小清新素颜美少女

“我才不管呢,她认也好,不认也好,反正你就是我姐夫!”说着柳明传坏坏的笑道:“不过我老姐要实在是不乐意的话,我家里还有几个表姐,那姿色可一点都不比我老姐差啊,要不然我把她们介绍给你?反正你这个姐夫我是认定了!”

叶谦虽然知道柳明传这小子口无遮拦,但到没想到他居然能够口无遮拦到这种程度。

不过叶谦更没想到,对于柳明传这玩笑般的话,一边的柳明媚却是反应激动,连忙竖起拳头,朝着柳明传威胁道:“柳明传,我看你敢?你小子是皮痒痒了,欠抽了吧!”

柳明传人精一样的家伙,见自己老姐面带桃花,娇嗔着威胁自己,一下就明白了,自己老姐那对这个姐夫还是挺有意思的。随即柳明传嘿嘿笑了两声,连忙闭嘴。

而另一边张昊这小子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上来凑一脚,嘿嘿朝着柳明传笑道:“我说老柳啊,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啊,你那些表姐我叶子哥不要,你不如介绍给我好了,哥们我还是单身呢?”

柳明传扭头,狠狠的瞪了一眼张昊道:“去你的,昊子,你小子休想占我便宜啊,哼,你还是去惦记着你的柳生明月好了!”

张昊被柳明传一呛,只能是嘟嘟囔囔道:“哼,老柳,你小子真没意气!”

柳明传和张昊这对活宝简直是像极了哼哈二将,有他们两个在边上斗嘴,这一行四人也是其乐无穷啊。

“叶谦,你们接下来去哪里?是回学校吗,要不我送你回去吧!”柳明媚殷勤道。

叶谦则是轻笑了一声,摸着已经咕噜咕噜作响的肚子道:“先不回学校了,我饿了,咱们先去找点吃的吧!”

“好,那我请你吃饭!”柳明媚看着叶谦,笑得非常灿烂。

一扭头,柳明媚带着叶谦就上了自己的兰博基尼,而张昊和柳明传则是面面相觑了一会,然后紧赶慢赶的上了那辆保时捷911。

两辆豪车就这样在城北警局缓缓动,然后朝着外面开动起来。

而城北警局内的一辆警察上,一双阴鸷的眸子正死死的盯着这两辆行驶出局子的豪车。警车上这衣衫褴褛,如同乞丐一样的家伙不是别人,正是石墨。石墨死死的咬着牙齿,看着远去的两辆车阴森森道:“叶谦,叶谦,你等着,你给老子等着,这事情不算完,绝对不算完!”

说着,石墨一脚油门下去,自己的警车座驾如疯了一样的冲了出去。

另外一边,就在警局对面的马路边上,那辆极光揽胜的车上,方雪舞是眼见着叶谦上了柳明媚的车,心中有一股说不出的滋味,那是一种失落,一种黯然,还有隐隐触动的酸味。

轻轻的咬着自己的红唇,方雪舞是不高兴的哼了一声。

而驾驶位置上的楚慕珊到是伸了一个懒腰,然后心宽的打了一个哈欠道:“哎,折腾了一宿,事情终于是解决了,我也该回去补个美容觉了!”说话,楚慕珊坏笑着扭头,望向方雪舞道:“雪舞,你要不要去我家坐坐啊?”

方雪舞似乎还沉静在自己的情绪当中,听到楚慕珊的问话,方雪舞连忙回头道:“啊?我们这就回去吗?”

楚慕珊好奇的盯了方雪舞一眼笑道:“事情已经圆满解决了,不回去还呆在这里做什么呢?”

方雪舞是一个人嘟嘟囔囔了好久,才疑惑的看着楚慕珊道:“慕珊,你经常这么为他擦屁股吗?”

楚慕珊笑道:“也不能算经常,这不过是第二次而已!”

方雪舞倔强道:“可是他根本就不知道我们为他做了什么,这所有的功劳都被那个叫柳明媚的女人抢走了,这样值得吗?”

“功劳?”楚慕珊诧异的看了一眼方雪舞,然后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显然,从方雪舞的口气中楚慕珊听到的是一种急于表现的心态,方雪舞是急于的在叶谦面前表现自己。这理解的好听一些叫邀功,理解的不好听一些那就是方雪舞已经进入了男女之间一种患得患失的状态了,急于的刷新自己的存在感。

长吁了一声楚慕珊笑道:“我被三老爷安排在临海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护谦少爷的安。替谦少爷解决麻烦对于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功劳不功劳的,应该说就是义务。所以不管他知道也好,不知道也好,只要他没事,这才是最重要的!”

方雪舞嘟囔着嘴巴,不屑道:“慕珊,真没想到你还是个大大的忠犬啊!”

虽然方雪舞的话带着讽刺,不过楚慕珊却是很享受。脸颊绯红,楚慕珊心道:也许能给谦少爷当一回忠犬,也是不错的事情吧!

就在方雪舞和楚慕珊的交谈声中,柳明媚那辆崭新的兰博基尼已经消失在了前面的马路上,拐个弯,不见了。

兰博基尼的车上,柳明媚驾车,心情大好,还时不时的哼起了小曲来。

一边的叶谦见状,笑道:“明媚,看来你最近心情不错啊,怎么,那个风天起最近没找你麻烦吧?”

柳明媚一愣,然后笑道:“是啊,最近风氏集团都很安静,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动作!”

叶谦得到了这个答案之后还算满意,捏着鼻尖,轻蔑的笑道:“算风天起这家伙识相,要不然,嘿嘿……”

虽然叶谦的声音很小,但他那诡异的表情还是丝毫不落的被柳明媚看在眼中。

柳明媚掌控一个大集团,本身是异常聪慧的。本以为叶谦不过是随口一问,自己是随口一答。但现在看叶谦的表情,似乎这其中的事情大有蹊跷。再会回想起那天在咖啡厅内叶谦说的话,柳明媚更加怀疑了起来。

踟蹰了片刻,柳明媚疑惑道:“叶谦,风天起那边是不是你做过什么手脚啊?要不然他的表现为什么会这么怪异呢?”

叶谦淡淡的笑着,并不欺瞒柳明媚:“也没什么,我只不过是扯断了风杨的一根手指,然后丢在了风天起的办公桌上,给风天起一个小小的教训而已!”

“啊?风杨的手指是被你扯断的。”柳明媚吓了一跳,连方向盘都没抓稳,一脸惊恐的神色。

风杨的事情柳明媚还是知道一些的,本来柳明媚还在高兴这叫恶人自有恶人磨,没想到这件事情居然出自于叶谦之手。

虽然叶谦说得是轻描淡写,但柳明媚将这过程在脑海中想想都觉得恐怖。本来柳明媚不过以为叶谦在咖啡厅内的话就是说说而已,没想到面前这个少年居然真的为了自己铤而走险,去冒着被抓的风险警告风天起。

此刻的柳明媚都不敢想象叶谦要是不小心被风天起给抓住了,那是什么凄惨的下场。

顿时,一阵难耐的感动瞬间涌上了柳明媚的心田。毕竟一个男生肯为自己冒这样的风险本身就是一件让人感动的事情。

清泪在柳明媚的眼眶中晃悠了两下,柳明媚有些哽咽,微红的眸子轻轻的划过叶谦那俊俏的侧颜。然后趁着叶谦不注意,柳明媚一个斜身,牵住了叶谦的手掌,道:“叶谦,谢谢你!我都不知道你居然为了做了这么多!”

感受着柳明媚如玉的手掌,叶谦坏坏的笑道:“明媚,我们之间不是说好了不用谢的吗?”

这次柳明媚的眼泪再也止不住的流淌了下来,哽咽道:“傻瓜,大傻瓜,以后不许你为我冒险了,听见了没?”

女人确实是一种感性的生物,一旦某个点被触及,那种感动会汹涌澎湃,一不可收拾。如果此间的柳明媚不是正在开车的话,一定一个狠狠的吻就朝着叶谦贴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