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代言费二千万,为了让她拍一个慈善短片,我们又花了一千二百万。”

秦烈开口解释道。

“一个短片就一千二百万?”

既然把他带到华夏负责游乐场项目,说明他对华夏有一定了解,华夏文自然也认识一些。

约瑟夫翻看了一下合同,确实是这样的价格后,不禁深深吸了口气道:“这样的巨资,是不是有些……”

他本来想说不值得,但考虑到人家合同都签了,说这话太不合时宜,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钱多花点,能起到效果就行。”

秦烈叹了口气继续道:“总比花的钱少,别人却根本不关注,那样就算钱再少,也是白白扔掉。”

约瑟夫听完他的话,觉得也有道理,轻轻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这也迎合了秦烈刚才的说法,明星配合着慈善一起宣传,为了这个目的,才花了这样的巨资。

“秦先生觉得,我们凯迪游乐场的广告,怎么宣传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

既然老总让跟他商量,那索性听听秦烈的建议!

在花园蕾丝裙美女梦幻唯美写真

“小区,大学校园这些地方,也到处都是广告,根本起不到好的效果。”

秦烈说的是事实,广告到处都是,传单满天飞,略一停顿后继续道:“我觉得,想起到更好的效果,就要跟他们不同。”

“怎么不同?”

听他的话语,明显已经有了主意,约瑟夫迫不及待的追问。

“制造一种视觉冲击,然后留下念头,让百姓去议论,这样的效果,无疑会更好一些。”

说到这里,秦烈也不再拿捏,直接继续道:“我建议花巨资包下公交站点的所有广告,只需要包三天就行!”

“三天?公交站点?有私家车的怎么办?很多人看不到,是不是时间也太短?”

约瑟夫一肚子的质疑,但毕竟是老外,华夏语不是太熟,所以有些语无伦次。

“时间长,别人就不关注了。”

秦烈耐心解释道:“靠的不是这些广告,而是市民之间的传播,就像一部电影,过度宣传并不是好事,影迷之间的传播议论,才能挖掘出他的优点,更让人充满期待感。”

“这个……”约瑟夫显然没听明白。

“直白一点,当你们建游乐场的新闻出现时,铺天盖地,势必会引起关注,但一直挂下去,也就不再稀奇。”

秦烈喘了口气继续道:“但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人们会更加惊讶,也就会相互议论传播,起到的效果反而更好。”

陈婉婷听完后,都有些不解,与别人的想法一点不同,却感觉很有道理。

“嗯,我回去考虑一下,等确定下来,再跟秦先生联系。”

约瑟夫跟她一样,甚至还不如她明白的透彻,只能回去慢慢琢磨,或者请示一下艾比,再做决定。

……

“你说了这么多,估计他都糊涂了。”陈婉婷也是一脸的茫然,苦笑着摇了摇头道。

“连你都没明白吧?”秦烈坏笑着问道。

“嗯!”

陈婉婷点了点头,实话实说道:“感觉有道理,却又很难理解。”

“那是因为,平时你无论看到还是听到的,都是按部就班的事情,一旦打乱,就觉得不适应。”

秦烈坏笑着继续道:“举个例子,这扇门往里开,你每天都推门进来,有一天我改成往外拉,你就算把门踹烂,都未必拉一把试试,这就是惯性思维!”

“那可未必!”陈婉婷撇了撇嘴回答。

秦烈不再说话,而是坐在电脑旁,将剪辑好的视频,通过邮箱发了回去。

在赵美丽看来,秦烈第一时间让传给他,无非就是显摆自己的重要性而已。

一个小秘书,懂什么剪辑?

当看到秦烈传回来的短片后,嘴角露出一丝不屑。

十几分钟的短片,被剪辑成了不到五分钟,但里边的内容与节奏,却让她惊呆了。wavv

其实她也不懂剪辑,但却懂得观赏,少了许多的镜头片段,但感觉却更让人震撼。

“怎么了美丽,发什么愣呢?”冉思思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到她发愣,开口问道。

两人虽然是经纪人与艺人的关系,却是很好的闺蜜,平时都租住在一起。

“你过来看看,这秘书也太牛了!”赵美丽回过神来,招了招手回答。

“是吗?什么事让你这么惊讶?”冉思思走了过来凑到电脑旁。

赵美丽重新将短视频放了一遍!

黑白的画面,没有任何声音,整部短片更像是一部五六十年代的哑剧。

而正是因为缺少了声音

与五颜六色的画面,却更加突出了她的演技,配上破旧的桌椅,山村孩子稚嫩可怜的面孔,让每一个镜头都更加逼真。

尤其是她侧头脱下衣服,露出光滑白皙的后背时,画面突然停止,犹如清纯的女神般让人震撼。

不可否认,冉思思都看的呆了,仿佛短片中不是自己……

……

下了班,秦烈回到居民楼,直接敲响了凯琳娜的房门,艾比还在这里陪着她。

“秦烈,今天你可以带我出去了吧?”一开门,凯琳娜便迫不及待的说道。

“没问题!”秦烈点了点头回答。

杀手受了重伤,又是个老外,不方便交流,肯定简单处理一下伤势而急匆匆的离开华夏。

“爸爸,你先回酒店吧,我们出去逛逛!”凯琳娜侧头对艾比道。

“这孩子……”

艾比一脸的苦逼尴尬开口道:“秦先生刚下班,让他休息一下!”

他心想,这算怎么回事?秦烈刚回来,就赶着自己走吗?俩人不会真发生点别的吧?

在他眼里,秦烈虽然优秀,也对自己跟女儿有救命之恩,但恩情归恩情,自己花多少钱弥补都不为过。

可男女感情的话,秦烈根本配不上自己女儿。

“艾比先生,约瑟夫今天下午来找过我,谈了宣传合作的事情。”秦烈说完后,将下午交谈的经过如实的告诉了他。

“嗯。”

艾比听完后,点了点头,在屋子里来回踱步,显然也在考虑,花这么多钱,究竟值不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