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雨柔能对苍茫说出这样的话,可见她是完完替苍茫考虑的。

“我来就只是和你说这件事的,现在我先回去处理诸葛晴,免得夜长梦多。”

“雨柔姐费心了。”

南宫雨柔离开了城主府,一切都在按计划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又是两日之后,伍千斤终于回到了绿水城。

当他看见苍茫从毒蝎身上得到的那些信件后,暗暗点头,随后看向苍茫的目光不知是含有何种感情。

苍茫率先发现了妖兽暴乱的真正原因,如今又拿到直接证据,在绿水城的这次危机中,苍茫一人的功劳就要占六成以上。

怀适在一旁问道:“城主大人,在您回来之前,我们已经暗中将留有信件的所有势力,都进行了一番调查。再根据我们手中的其它资料,这些就是名单。”

伍千斤接过名单看了看:“诸葛明,你果然勾结丁阔海在我背后捅刀子,这就怪不得我了。”

伍千斤将名单递回给怀适道:“布置得怎么样了?”

“随时可以动手。”

“那好,现在就派人去将诸葛明请到城主府来。”

阴天小美女宽松牛仔背带裤自在出行图片

……

诸葛家内,一个传令官带来了伍千斤的口谕。

“诸葛大人,伍城主请您到城主府一趟。”

“哦?可知伍城主有什么事?”

传令官想了一下:“应该是为了那名失踪的新晋丹会长老。城主大人刚一回来,南宫会长就找到了城主府,抱怨城卫军效率低下,怀大人也因此受了责罚,诸葛大人还是要有个心理准备。”

诸葛明闻言,微微点头:“我马上就过去。”

随后还不忘示意一旁的人,给这位传令官送上了一些好处。

在传令官走后,诸葛明又在摩挲着他手上的扳指:“诸葛晴还没有回来?”

“回家主,还没有。”

“她搞什么?如果是要离开那么久,为什么不先回来打个招呼?”

“家主大人,会不会出了什么意外,苍茫那小子不是个安分的主。”

“哎,现在管不了了,我先去城主府应付了那伍胖子吧。”

当诸葛明来到城主府后,就见伍千斤那肉呼呼的身体,坐于城主的座位之上。

诸葛明鞠躬道:“参见城主大人。”

伍千斤不说话,一双眼睛上下打量着面前的诸葛明。

“城主大人找卑职来有何事?”

伍千斤依旧不说话,还是在那里打量诸葛明。

诸葛明负起双手,背地里摩挲起手中的扳指来,等着伍千斤说话。

但伍千斤的目光让诸葛明感觉很不舒服,就这样宛如被罚站般的在那儿站了一刻钟的时间,伍千斤还是没有说话。

诸葛明再也忍不了了,再次抱拳道:“城主大人若是无事,我就先告退了。”

“诸葛明,这就等不了?”

听伍千斤这么称呼自己,诸葛明暗暗皱眉,在过去,伍千斤都是称呼他副城主。此刻突然直呼其名,又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卑职不知城主大人何意?”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要坐我城主的位子?几年都等不了?”

“城主大人说笑了。”

“我知道你有野心,早就想当城主,这没有关系。我甚至有想过在我离开之后,引荐你坐下一任城主,毕竟你们诸葛家在绿水城颇有几分实力,这个城主也坐得住。但你千不该万不该,与丁阔海相互勾结,在背地里阴我。”

诸葛明面色大变,心里十分清楚,伍千斤已经知道了。

但嘴上还是不肯承认:“卑职一心为了绿水城,怎么会勾结府虞城?城主大人莫不是受了小人挑唆?”

“诸葛明,你真当我傻吗?没有真凭实据,我会在这里与你说这些?既然你想要凭据,这些东西你该见过吧?”

说着伍千斤一甩手,就将几封信扔在了地上。

诸葛明都不需要将信打开来看,就知道这事情跑不了了,因为这些信多数是出自他手。

别人或许不知道,但他自己却是有个小习惯,在写完信后,会在信封口的位置上沾上一点墨,而眼下这几个信封上就有这样的特征。

自己与丁阔海来往的信件,会被丁阔海留下来,他是早就想到的。因为丁阔海给他的信他同样是留下来的。

但诸葛明搞不明白,这些东西为什么会落到伍千斤手上?莫非是丁阔海出卖了他?但这对丁阔海有什么好处?

“你还有什么话说?”

此刻诸葛明的态度已经变了,不再如以前那般恭恭敬敬,而是一脸不屑的看着伍千斤:“没什么好说的。”

“那好,既然你承认了,那就束手就擒吧。”

“哈哈哈,束手就擒,你觉得我会吗?如果我束手就擒,你会放过我?”

“当然不会,小灵山矿脉就是我到此任城主的主要目的,你在这件事上动手脚,我怎么能容你?但我或许可以考虑,给你诸葛家留下一点血脉。”

听到伍千斤赤裸裸地威胁,诸葛明的脸顿时冷了下来:“伍千斤,你当我诸葛家是泥捏的吗?是你一个外来户想动就动得了的?”

“如果只是凭借城卫军的力量,或许不可以。但若是有绿水城各大家族合力呢?你出卖绿水城的利益,使用药物让昆凌山脉妖兽暴乱,扰乱绿水城市场。你以为你损害的只是我个人的利益?我只需要放出风去,再让城卫军去起个头,愿意出力灭了你诸葛家的人不在少数。”

咻~咻~

二人说话间,几根响箭飞上了天,但这响箭却不是城主府发的,而是从诸葛家的方向发出的,那是诸葛家的求救信号。

诸葛明面色大变:“你们竟然已经动手了?”

“诸葛明,你的时间不多了,早点儿束手就擒,早点就能将你已经伏诛的消息传回去。若是运气好的话,还能给你诸葛家剩下一点根。”

伍千斤其实并不着急,他之所以这么慢悠悠的与诸葛明说话,也是在拖时间而已。时间拖地越久,怀适那边就有越多的时间准备。

“给我诸葛家留点根?你觉得我会信吗?伍千斤,你要吃下我诸葛家,那我也要扎你满口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