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穹闪耀,七彩龙血倾洒而下,如同磅礴大雨。

望着这一幕,无数运天宗之人,肝胆俱寒,满心悲戚。

那位龙族的前辈,被杀了吗?

而一众古血宗族之人,倒是没有太多的震动,在他们看来,自家的族长堂堂辟天境大能,灭杀一位道境大极位的龙族,还不是轻而易举?

战斗还在继续!

苍穹之上,源力席卷,血气沸腾,滚滚劲力横扫八方。

又过了三个呼吸的时间,苍穹之上平静了下来。

滚滚血气和溃散的源力缓缓消散,随即,周身血雾缭绕的血藤冲天而降,落在了运天宗的上空。

“族长,那龙族被您诛杀了吗?”

一位古血宗族的强者,立刻沉声问道。

由于战斗的波动极大,各种力量席卷,还有法则疾风肆虐,他们都没有看清,祖龙是否陨落。

“被他逃了!”血藤叹了口气说道。

和服美女樱花相伴唯美照

“居然逃了?”

众古血宗族之人愕然,族长这么强大的实力,居然会让对方逃了。

或许是知道别人会有疑惑,血藤又补充道:“此龙实力远超一般的道境大极位,而且,他逃到了五重天空域,本族长不好去追杀。”

众人闻言恍然,的确,血族之人是不允许进入五重天的。

“罢了,晾他也翻不出大浪!”

血藤挥了挥手,目光环视下方,冷喝道:“运天宗之人听着,现如今,你们已经没有了反抗的力量,只有臣服于我古血宗族,否则杀无赦!”

一众运天宗之人,神情怔怔的望着血藤。

这一切来的太快,让他们心中纷乱如麻。

“墨陵!”

血藤的目光,落在了大殿门前,满脸惨白之色的墨陵身上,冷声道:“你作为运天宗的少宗主,已经执掌运天宗大权,现在可以做出选择了。”

“我……!”

墨陵颤颤巍巍,惨白的脸庞毫无血色,仿佛六神无主一般。

“墨陵,运天宗上上下下,所有人的生死,都在你一念之间。”血藤冷喝道。

言罢,他身上那属于辟天境强者的恐怖威压,如同千万座神山,直接压迫在了墨陵和所有运天宗之人的身上。

瞬间将所有人,部压迫的趴伏在地,无妨反抗。

“小人……小人愿意臣服!”

墨陵满脸的恐惧,用尽了身的力气,大声喊道。

“我们也愿意臣服!”

“大人饶命!”

“我们臣服!”

无数的运天宗之人,纷纷开口喊道。

既然墨陵都臣服了,他们自然没必要坚持了,况且他们以前就是臣服于精族和古血宗族的。

当然,也有少量之人不想臣服,但此时此刻,无力反抗,只能暂时这样了。

“很好!”

血藤微微一笑,点头道:“你们都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言罢,血藤带着众血族之人,落在了运天宗内,落在了墨陵身前。

“墨陵,以后运天宗依旧让你统领,只要你忠心不二,本族长不会亏待于你!”血藤沉声道。

“族长,这不好吧?”

“还是我们自己管理,最为稳妥!”

“运天宗牵扯极大,必须由能信任之人统领!”

后面的古血宗族之人,听到血藤还让墨陵继续管理运天宗,顿时不淡定了。

作为曾经的对头,现如今的运天宗,控制着离天域九成以上的势力和资源,应该他们古血宗族亲自管理才是上策。

而且,虽然运天宗臣服了,但是,必须要好好的清洗一番。

“大人,小人愿意为您管理运天宗,必然会让整个运天宗忠心不二。”雍无痕躬身说道。

血藤眉头一皱,冷冷的瞥了雍无痕一眼,此人真是作死啊。

不过,不需要他出手,就让苏莫和运天宗收拾此人吧。

随即,他笑了笑,点头道:“可以,墨陵依旧统管运天宗,而你负责辅助墨陵,以及监管整个运天宗。”

“多谢大人!”

雍无痕大喜,这个差事权利极大,监管整个运天宗,那墨陵也包括在内。

换言之,他以后会是整个运天宗内,权利最大的人。

“多谢大人!”

墨陵早已起身,躬身拜谢,显得诚惶诚恐。

“进殿,本族长有要事吩咐!”

血藤招呼所有人进殿,然后开始安排运天宗接下来的事务。

首先,是将运天宗现有资源的八成,献于古血宗族。

其次,派人通知离天域各大势力,以后部臣服于古血宗族,定时纳贡。

最后,就是古血宗族在运天宗和其他各大势力之中,安排一些古血宗族之人坐镇。

一切安排妥当之后,血藤留下三位古血宗族之人,便带着其他人离开了。

血藤命其他人回古血宗族,他自己则是独身向天魂神殿而去。

片刻之后,血藤就来到了天魂神殿。

将他和大长老血沽,联手诛杀运天宗背后的强者,以及带领古血宗族强者收服运天总,即将要一统整个离天域之事,详细的禀告了天魂神殿。

对此,天魂神殿中的魂族强者,并未多想,更加没有责怪。

之前,他们早已发现了动静,甚至于还远远的观望了。

但他们不会出手,离天域只要不彻底混乱,对于他们来说,无论是古血宗族统领整个离天域,还是运天宗统领整个离天域,都没有太大的区别。

当然,天魂神殿对于古血宗族,要更加的信任一些,毕竟是交往最为密切的。

“血藤,给你一个任务,查清楚运天宗背后之人的来历,即便他已经陨落;另外,查查最近一段时间运天宗的崛起,背后的详细情况。”

临走之前,天魂神殿之中的殿主,给予了血藤两个任务。

“是,殿主大人!属下告退!”

血藤恭敬应声,毕恭毕敬的告辞离去。

走出天魂神殿,血藤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今日的一切,可都是按照那位的预想在发展。

而且,过程和结果都非常的完美,几乎无可挑剔。

希望以后,他们有脱身的机会,再带领古血宗族翻盘。

至于现在?

暂时不能有丝毫的反抗,只能委曲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