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灵山仙乡的晋凌三人,先是抵达了南水仙乡。

南水仙乡是北晋王国本土向三蛮之地运送物资人员最主要的港区。在三蛮归服后,这里就成为整个王国发展最迅猛的地区,一处繁华际象。大量王国的物品在这里装船,销往三蛮之地。也有大量来自蛮族的渔获、土特产等络绎不绝地被运过来,然后发散到晋华城等地。

三人刚进入仙乡,就有这里新任的乡主,名叫何骐的一个人带着人前来迎接。这个人晋凌有所耳闻,是鼎力支持自己的何家的人,何骏的亲弟弟。此前的乡主是二王子商煜的人。商煜篡位失败后,那前任乡主也受了牵连,直接被罢了官。

在青涵与晋凌的首肯下,何骐出任了南水仙乡乡主,这也算是对何家长年支持晋园的一种形式的回报吧。

“南水仙乡新任乡主何骐,前来迎接护国将军、尚书大人、晋凌晋爵爷!”何骐非常客气地上来迎接。

“乡主大人客气了。”晋凌回礼,“我们三人轻装简行出来,就是不想惊动仙乡。没想到,消息还是透了出来,让你们知道了。”

“大人要南下近蛮泽的消息数日前王宫里已经传了出来。”何骐是个身材矮硕些的中年,言谈举止还算稳重,“只是不知道具体哪一日。我是日日派人探查,终于得知消息。”

“乡主大人其实不必劳烦费心,我们在南水不会多待,马上就要去蛮地山鬼部。”晋凌说道,“所乘的船只,也会在晋园军港内征用,不会扰动百姓。”

何骐大失所望,“那下官已经命人准备的晚宴,还请大人赏光。”

“何大人,你们自己吃就好了。”晋凌说道,“不过,何大人,最近你们地方官府,可曾听过多少有关那头魔鳄王的消息?可知道它出没在何地?”

“那头魔鳄王自从害了大殿下之后,倒是基本没有被人发现再度出没,或者说看见它出没的人都被吃了,以致于没有消息传出。”何骐说道,“不过,近蛮泽的其它魔鳄群在官兵和杀鳄盟的强力捕杀之下,基本上是十去其八,也已是难得一见了。杀鳄盟为每一头魔鳄都开出了高价赏钱,只要发现有它们的存在,也不知道来自何方的仙士们,总会成群结队地前往击杀,然后拿着尸体去草园居客栈领赏。现在的情况下,捕鳄者比魔鳄的数量,还要多出数十倍以上。以往近蛮泽的鱼类出产,由于有魔鳄群存在,蛮族渔民纷纷避忌,还要选定时段、地点捕捞,数量还比较少。现在的产量,是以前的十倍以上。”

“那可真是好了。”晋凌说道。

俏皮甜美丸子头居家少女可爱写真

告别了这何骐,三人来到了晋园军港。这里现在实际上成了一个造船厂和军港码头。晋园军队从山鬼部撤回后,所乘坐的气垫船都停泊在港区之中。还余下近百名的后勤保障大队官兵看守港区。

山鬼部那沉铁矿的产出,也都是由货船直接运来这里的货运码头卸货的。

“拜见少主。”刚进入港区,就有晋园官兵前来迎接。

“不必多礼了,我要赶回山鬼部看看。启动晋龙号,带我们开往弗拉塔港。”晋凌命令道。

当即有近十名官兵按他的指示,将晋龙号从泊位开了出来,请他们上船。随后,大船高速启航,离开港区,迅速开赴弗拉塔港。

一路顺利,不过一柱香时分,就已抵达了。

三人重回山鬼部,简单地在沉铁矿矿区看了看,又检视了一下索维尔部的军队,然后抵达了丹洛城,出现在了族长噶剌瓦尔的面前。

“恭迎护国将军、尚书大人!”晋华城中的情况,噶剌瓦尔已经通过飞鹰传书知道了。听闻晋凌身居高位,晋园大小姐更是监国摄政,他不由地为自己投靠晋园的明智选择而暗暗高兴。

“闲话少说了。”晋凌直截了当地说道,“我不在这些天,百越部还算安稳,可听说东边的娄方部,事还挺多。你了解多少?”

“娄方部这些可恶的蛮子!”噶剌瓦尔一提起娄方部,就气不打一处来,“听说他们那里最近可乱了!他们的将领卫斯仪达竟然杀了族长,自立为族长。而且,在童玉将军他们谋反处死后,就连右路军的官兵,他也不放在眼里了!就在昨天,他竟然还来了信,再度向我讨要他们的那两万战俘,语气非常强硬!”

“那你怎么回他的?”晋凌问。

“我就根本没理他们。”噶剌瓦尔不屑一顾地说。

“卫斯仪达不足惧,没有了童玉的右路军,更不足惧。”晋凌说道,“我所顾虑的,还是那股邪异的新兴势力,血灵教。信堂的消息说,他们已经与卫斯仪达勾结上了?”

“少主你说的是力生堂主的消息吧,那消息还是从我这里来的。我也派了些人在娄方部卧底,时时会传递一些消息回来。”噶剌瓦尔炫耀般地说道,“卫斯仪达勾结血灵教一事,千真万确,他自己甚至也入了教,成为了血灵教徒。在他的推动之下,大量的娄方部百姓、士兵们都成了血灵教徒。而上古荒神的教义,已经被他们废弃了。”

说到这话,他叹息不已。

“血灵教这么邪门的一个教派,为何会有那么多百姓信奉?”晋凌奇道,“你们的荒神,可是在这片土地上存在了万千年啊,还不敌一个外来的?”

“娄方部百姓愚昧,着实可气!”阿古娜走了进来,“血灵教根本没有什么明确教义,就是宣扬他们所谓的永生,就把一群百姓迷得晕头转向的!”她气愤不已。

“永生?”晋凌玩味地一笑,“被人制成没有人性的血奴,依靠吃活人的血肉生存,失去了人的神智,就算生命得以延长,那又有什么意思?何况,血奴的延长生命,只是目前来看的延长,以后如何,数年之后如何,谁又知道?”

“我将以荒神大祭司的名义,引导我部,以及娄方部百姓、兵士重新信奉伟大的荒神教义!”阿古娜说道,“少主,我来是请求你,请你允许我在两万娄方部战俘之中,传播荒神教义吧!”

xiazaitxt